Permalinks Has Changed, Please Re-like This Post Again.鏈結失效異動,你曾經的讚和推薦皆歸零囉,若是喜歡此篇文章,記得分享給大家!

當時我忘了是什麼樣的情緒,手中的木棒不斷攪拌著馬克杯裡的熱紅茶….

眼睛一刻都沒離開過杯內的漩渦,瑣碎念頭不斷浮現腦海。

我們大家聊起了生死。

我問酪梨男孩以及公仔哥:

「哪天我死了,你們會不會哭?」

酪梨男孩回:

「我會哭很慘。」

「很慘、很慘,會有眼淚鼻涕的那種。」

公仔哥說:

「我不會哭。」

「因為我爸跟我說那個人對你越重要,你更是不能用眼淚來送他。所以我不哭。」

淡淡地抿嘴微笑著————我沉默地點點頭。

日子一天天的渡過

身邊悲歡離合一幕幕的上演

不論是發生在自己身邊的真實事件

更或者是電視電影上播出的故事劇情

這幾年我體悟到一個消極結論:『存在,最好的證據,不是擁有,是失去。』

幸福與殘忍,一線之隔。

亞果出任務裡有句台詞我記得很清楚:「歷史,往往始於鬧劇,終於悲劇。」

認真想想,這世界就是這樣,當你想操縱些什麼,你就會被什麼所操縱;

計劃中的事常常沒做,但一直在做的事情卻往往總是不在計劃中。

我們存在時,腳本從來不會跟著劇本走的。

然後偏偏就要等到成為了歷史,才有機會被人提起。

 

人家說行為可以證明出一切,感覺可以告訴你的直覺去相信;

是否曾經想過,到底有過多少生命中的重要時刻不被重視?

也是否曾經抬高了自己,但事實卻是“誰也不是誰的誰”的nobody?

最後明白「後悔」兩字已不再適合出現於字典裡。

這樣的念頭在我心裡像是一語道破般,告訴我一個道理:

或許「存在」最好的證據,不是「擁有」是「失去」?

也或許,珍惜一個人的方式,

就是一丁點也不要擁有,你才能永遠保留對方在心裡?

 

然後才發現,像這樣面對現實/自我的「悲觀」,反而成了種「莫名的樂觀」呢?

因為只要不去期待任何事

Anyway,基本上我都稱呼自己為『極致悲觀的樂觀主義者』

 

因為只要不去期待任何事,

當好事發生時,或是當別人對自己透露出一點在乎或關懷時,

自己才會很開心很開心,然後心懷感恩去珍惜感受這一切。

 

瞧!!反向挑侃自己也算是種好事,我一向偏愛以毒攻毒,

就這樣面對著傷口,甚至拼命戳著自己的傷口,就算很痛也會變的沒那麼痛了。

這是真的,真的很有用。

畢竟每個人都想努力的找尋自己存在的意義

差別只在於

那麼到底是「活在別人的當下」就夠了,還是「離開永存在別人的心中」呢?

It’s all about your choices.

狗妹不專業絕對主觀   分享

Permalinks Has Changed, Please Re-like This Post Again.鏈結失效異動,你曾經的讚和推薦皆歸零囉,若是喜歡此篇文章,記得分享給大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