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ermalinks Has Changed, Please Re-like This Post Again.鏈結失效異動,你曾經的讚和推薦皆歸零囉,若是喜歡此篇文章,記得分享給大家!

話說不久前,狗妹因職務需求(我從不知道總監也要兼當記者?),撰寫採訪蘇貞昌/蔡英文/郝龍斌/金浦璁計畫的提綱時,寫了一篇文【絕對主觀】台北超越台北?先給年輕人一個「具體」就投給你(點我看文)。事隔一個多月,好啦!我承認,狗妹心裡壓跟兒不覺得人家那麼大的「咖」會有時間來接受專訪,加上我們「什麼咖都不是」的無名小卒主持人,人家哪會給面子來咧!因此撰寫歸撰寫,心裡真實的情緒是祈禱默拜著:「不會來~不會來~不會來~不會來~~~~~~ X N=絕對不會來!!!!(信心滿滿)」

 

上禮拜二時,蘇貞昌辦公室新媒體副執行長駱呈義駱哥告訴我們:「排程已滿,應該沒辦法前來參與專訪。」想當然聽到此消息的狗妹,心裡只有一個念頭:「YEAH!就說嘛!不會來的咩!(轉圈+竊笑)」

 

沒想到就在上禮拜四,公關部經理跑來對我說:「電火球先生禮拜一中午會來接受專訪!」登登!狗妹腿差點沒軟掉!那不就等於狗妹必須在第一集的〘YAM蕃薯藤直播名人堂〙裡專訪電火球蘇貞昌先生(跪)(我從不知道總監也要兼當主播?)!!!!!

 

狗妹我到現在都還在納悶,怎麼公司玩那麼大(?!!)人家周杰倫的〘Mr.J 頻道〙都是預錄+搭配後製剪接才上線,我們從頭到尾LIVE直播不NG,說不緊張是騙人的啦!但是現在這是工作,總不能說:「我不行」就真的不要吧?!因此就算狗妹外表再怎麼好像一付很鎮定、很不怕的“總監樣”,心裡其實是銼到差點沒落屎!沒錯,就是落屎!

到了禮拜一,也就是昨天,大戰來臨前。

 

一大早進辦公室便坐立難安的狗妹,根本沒辦法靜下心思考到底如何把無趣的「政治人物專訪」做到輕鬆有趣的聊天談話。(歎氣)畢竟狗妹就是一個標準政治冷感的中間選民,實在沒有什麼關於政治的話題有辦法提起我興趣,太正經的話題我不行,不過犀利的質問恐怕也不允許,當然更不用說機八的搞笑聊天囉。

戴上小蜜蜂Mic準備測音時,腦海裡永遠只有一句「衝~衝~衝」。反觀ERIC邱教授,在旁邊老神在在拿著iPad做筆記、當提綱,同時回頭對狗妹說:「我覺得拿著一張紙在鏡頭前很弱。」恩,沒錯==,狗妹低頭看一下手上這張很弱、又被我劃得很爛、又沒重點的採訪提綱,幹!我真想逃!

咱們公司專屬的造型師小茉莉上樓來問我們要不要補粉,沒特地打扮的狗妹壓跟兒沒想到要畫啥大濃妝,所以就煩請小茉莉幫我用個腮紅(狗妹沒用腮紅的習慣),便開始和ERIC邱教授RUN著沒啥重點的稿。

 

再來就是重頭戲啦,電火球蘇貞昌先生來了,相互握手自我介紹過後,就定位便等待進入直播現場。開始前我們的對話如下:

狗妹:「我好緊張!」

電火球:「為什麼要緊張?」

狗妹:「因為你們政治人物都給人很嚴肅的感覺!」

電火球:「會嗎?我怎麼不知道!」

狗妹:「刻板印象囉!」

電火球:「那我們真要檢討檢討了!」

然後5.4.3.2,進現場。 ORZ…冏

開場時有種說不出的冷場,我的身體狂冒汗

鬍鬚和嘎吱窩都溼了=_=

重點是,通常專訪肯定不會按照提綱走的啦!再加上電火球先生實在太會講,第一題就把後面十題答案全聊完!我看ERIC邱教授狂看他的iPad,我能做的就是眼睛直盯著電火球先生瞧,看看能不能有什麼靈感好借題發揮!

想當然爾,狗妹用盡了吃奶的力氣憋住笑意,熬到最後。每當想問點輕鬆話題時,再很努力把他轉回到正經問題上。電火球先生大概也是看狗妹較討喜(大概是因為肉肉的吧,狗妹一向很得老人緣),因此眼睛也就直盯著狗妹瞧,彷彿是在給我信心,叫我看著他講話就行了!

 

聊著聊著,直播時間就到了尾聲。狗妹的眼角餘光一直看到咱們IPTV寬頻電視的協理馬麻,狂在旁邊畫大圈:告訴狗妹時間到了!不過反而是電火球先生越講越起勁,絲毫沒有讓狗妹可已插嘴做結尾的餘地,就這樣中間失誤打斷了一次話(這讓我懊悔不已),但一切就在倉皇中做下了不算完美的完美Ending!

 

什麼叫做不完美的完美Ending呢?

狗妹:「最後在結束前我有一個私人問題要問一下蘇前院長。」

電火球:「你說!」我發誓,他眼神當時有點驚恐,大概怕被我的問題嚇到

狗妹:「我想應該有很多人想知道您用的是哪一牌的洗髮精吧?」

狗妹:「我想應該有很多人想知道您用的是哪一牌的洗髮精吧?」

狗妹:「我想應該有很多人想知道您用的是哪一牌的洗髮精吧?」

狗妹:「我想應該有很多人想知道您用的是哪一牌的洗髮精吧?」

狗妹:「我想應該有很多人想知道您用的是哪一牌的洗髮精吧?」

狗妹:「我想應該有很多人想知道您用的是哪一牌的洗髮精吧?」

電火球:「哈哈哈哈哈哈」他大笑,不過我實在聽不出來他的情緒

拉哩拉扎扯很多:他是怎樣不在意大家拿他最少的地方開玩笑

電火球:「我其實不用洗髮精的,而且還不用毛巾!用一張面紙擦擦就行了!」

「這也是節源省碳的一種方式!」

果然政治人物就是政治人物,怎樣說都馬細丟啦~~~!

就這樣在我的「完美問題」裡,做了他的「不完美結束」。就算表現再不好,我也沒有遺憾了(遠望)。

 

訪談結束後,狗妹私底下走向前找電火球講話:

狗妹:「我希望您幫我一個忙!」

電火球:「什麼忙?!」(一臉狐疑)

狗妹:「這個地方,還有一群不會說話的市民需要您們的重視。」

電火球:「恩?」

狗妹:「流浪狗狗!若是有那機會,請您無論如何都要去立法重視這問題!」

電火球:「喔~我家也有兩隻呀!有有有,我會會會…一定會!」

狗妹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聽進去了,但是十三已經盡了最微薄的力量去幫牠們發聲,希望可以喚起大家的重視!

現場來了許多媒體記者,電火球先生一踏出貴賓室,便被包圍

最後,我大聲對他說:「我要和你照相!!!!」

電火球先生大笑:「啊呀!妳還沒照呀!對對對!妳一定要照!」

狗妹不要臉的勾著他,結果大家都衝進鏡頭內要一塊合照

然後電火球先生送了狗妹一個「台北超越台北」的徽章

就這樣狗妹的「直播專訪初體驗」告一段落。

狗妹很不滿意這次的表現,畢竟中間還說錯話(稱呼他為蘇市長==),而且還在東森新聞裡大大辣辣地打上標題「女主持人變粉絲」被播放出來(跪)。

 

不過周老爺對我說:「你本來就不是專業的主播,這樣的表現已經很棒了!真的很棒!」「要是妳什麼都會,那工作全都給妳做就好啦!」恩,說得也是,何必要求自己那麼高呢?!就當鬧劇一齣,總監超越總監!好像也就釋懷了。

 

走回到辦公室,看著「台北超越台北」的字樣,狗妹並沒有因為這次的訪談改變任何立場,況且狗妹本就不打算投票,又屬新北市領域,那好像也無了所謂。至於到底「台北有沒有辦法超越台北」?就像狗妹在節目裡問得:「貞昌是否又能夠超越貞昌」?

 

十一天後,五都大選,we’ll see!

(本來狗妹比了ya!還被糾正要比Five!)(瞧狗妹有多冷感,連候選人幾號都不知道==)

不過我也笑的太開懷了吧@@

 

Permalinks Has Changed, Please Re-like This Post Again.鏈結失效異動,你曾經的讚和推薦皆歸零囉,若是喜歡此篇文章,記得分享給大家!